首页 > 新闻中心 > 金域大讲堂

金域大讲堂

第62讲分享:精准医学时代病理学科面临的挑战和机遇

发布时间:[2017-05-09]

题记
2017509日,应金域检验之邀,杜克大学病理系主任和癌症中心研究员黄教悌博士莅临金域大讲堂做《精准医学时代病理学科面临的挑战和机遇》专题讲座。

 

 

*黄教悌教授专题演讲

 

以下为演讲精要:

01 杜克大学医学人文背景与现代医学发展的紧密性

 

杜克大学创建于1838年,在相对较短的发展历史时期内拥有较深的文化底蕴,世界闻名,是位于美国南方的顶尖综合性研究型大学,坐拥达勒姆市最高的标志性建筑杜克大教堂。学院培养了一系列的名人,包括美国总统尼克松、智利前总统Richardo Lagos NBA球星Kyrie Irving 和苹果公司总裁Tim Cook等。

 

 

*杜克大学

 

杜克大学医学院全美排名第七,医学院4年内有两名教授获得诺贝尔奖,对世界医学贡献具有影响力。医学院病理系曾经历了四任系主任,而黄教授则是病理系第五任主任。

 

02 病理学科在整体医学上的重要性


无论是以德国医学为主导的时期,还是后来英美医学领先的时代,病理学对现代医学的发展都起到了奠基性和驱动性的作用。近代病理学之父Rudolf Virchow不仅开创了病理学,对医学的影响也尤其深刻,发现并命名了许多医学领域重要的疾病,比如白血病和脊索瘤等,因此也被称为医学教父。还有著名的病理学家Robert Koch,建立了科霍氏法则 (Kochs postulates) 它是现代医学寻找微生物感染源、确认病原的黄金准则,同时也推动了传染病临床学科的发展。发生于2003年的SARS事件,在寻找病因的过程中都体现了科霍氏法则的应用,也说明了微生物学、形态学等病理学科在医学上的影响。诸如此类的例子举不胜举,还比如说输血医学的奠基人Karl Landsteiner,外科病理的先驱Arthur Stout, 肿瘤病理学家James Ewing等等,都对医学的发展起到了驱动性的作用。 

 

03 病理医生在精准医学时代的引领作用

 

众说周知,病理学在经典的肿瘤的诊断、分级、分期、分类及治疗方式的选择中起着奠基性的作用。但经典的肿瘤治疗手段,包括手术、放疗和化疗,由于是非特异性的,因此会产生巨大的毒副作用,随着基因组学和蛋白组学的发展,催生了精准医学。病理学科的发展和发现使精准医学的发展成为可能,也是精准医学治疗方案选择的理论基础和评估依据。无论是靶向治疗的第一人Charles Brenton Huggins在前列腺癌中使用激素,还是Dennis Slamon1998年通过了第一个FDA批准的靶向治疗药物Her2单克隆抗体Herceptin并在Her2阳性乳腺癌病人中的应用, 都离不开病理医生,病理形态学是诊断与治疗的基础。

 

这样的例子还包括费城染色体的发现及络氨酸激酶抑制剂在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和胃肠间质肿瘤中的应用,以及黄教授的博士后导师发明的一系列抗肿瘤靶向药物。以上阐述了无论是化疗、放疗、靶向治疗或是个体化治疗和精准医疗,都离不开病理医生的参与和决策,病理人应该持续不断地学习和探索,引领医学的发展。

 

病理医生除了(阅片)诊断能力要过硬之外,同时还需要注重跨学科发展,以及和临床的密切联系沟通。虽然中美医疗文化体系差异较大,但是医学的发展是共性的,病理学科的健全与发展需要更多的综合型跨学科人才,需要不断的学习、吸取新的知识,更需要注重基础研究和临床的密切联系。

 

 

*领导与专家们合照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